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
 
 
  2019年4月18日 4107985
 
       · 资料中心 ·

日本侵略者在辽宁奴役中国劳工形成的万人坑

日本在侵占辽宁期间,为了掠夺中国的矿产资源巩固其侵略成果修筑各种工程,用欺骗、强征、抓捕等多种方式集中了数以百万的劳工。劳工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遭受日本侵略者的残酷奴役,死伤累累,形成了一座座万人坑。万人坑中堆积如山的尸骨,是日本残害中国人民的铁证。据不完全统计:在辽宁境内,日本残酷奴役中国劳工形成的规模较大的万人坑达30余处。这里介绍的是较为典型的9处万人坑。

 

抚顺煤矿万人坑

 

抚顺位于辽宁省东部,旧称千金寨,是我国著名的煤都。自1905年到1945年,抚顺煤矿被日本侵略者整整霸占了40年。其间,抚顺煤矿(当时称抚顺炭矿)是日本“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以下简称“满铁”)直接经营的重要企业。1936年,抚顺的煤产量达到962万吨,占东北当年煤产量的77%,全国当年煤产量的30%。至1945年光复,日本在抚顺共掠夺煤炭2亿多吨,称抚顺煤矿“是帝国的一大宝库”。日本侵略者为了掠夺抚顺丰富的煤炭资源,对中国工人在政治上施行法西斯式的统治,在经济上进行惨无人道的盘剥榨取,造成至少25万劳工死亡,形成了许多万人坑,凡是较大矿区工人集中居住地附近都有万人坑。

日本侵略者对抚顺煤矿工人死亡的数量极力掩饰,在战败撤离前有计划地销毁了档案,矿工的死亡数量已经无法完全查清。由于日本侵占时间长,市区整体迁移和西露天矿的大规模开采,一些万人坑被毁坏,已无法确定准确的位置。

1959年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煤都抚顺》一书统计,在日本统治抚顺的40年间,被日本侵略者折磨致死的中国人达到25万到30万人之多。1971年,抚顺市阶级教育展览馆对抚顺地区的万人坑遗址进行了半年的调查采访,认定了36处万人坑遗址。这次调查距1945年光复只有26年的间隔,因而知情的人多,对万人坑遗址的指证较为确切。从1998年年底至2000年年底对抚顺万人坑遗址再次进行了调查考证,在1971年对万人坑调查的基础上,认定了8处规模较大的万人坑遗址,即龙凤矿矿前、龙凤南山、夜海沟南山万人坑遗址;老虎台矿南的青草沟和南山的“万人塔”旧址;西露天矿、胜利矿的刘山邱楼子和盘山小学附近万人坑遗址以及原新屯矫正辅导院附近的万人坑遗址。

龙凤矿矿前万人坑由两处相距较近的万人坑遗址组成,位置在老君庙和现市第十六中学处。日本侵占抚顺期间,这个山冈上和山冈东侧的茨沟,建有许多工人独身宿舍“大房子”。在老君庙后面,便是抛弃中国工人尸体的地方,在20世纪80年代建楼时曾挖出过大量的白骨。在几百米的山坡沿线,风吹雨淋,经常有白骨露出。在市十六中学的位置,原有一个大深沟,日伪时期是龙凤矿抛尸较集中的一个万人坑。20世纪80年代,市十六中学建新校舍时,也曾挖出过大量的白骨。从龙凤矿前再向南800米处是龙凤南山万人坑遗址。1943年龙凤矿霍乱流行,日本人设置了“隔离区”,在南山坡下搭了6个大席棚子,周围是刺线和电网,将1000多有患病嫌疑的矿工都驱赶到这里。日本人还在南山建有炼人炉,大量尸体,甚至还有活着的病人被推进炼人炉。后来死的人太多了,炼人炉炼不过来,就把尸体抛在山沟里,形成了万人坑。

老虎台矿南的青草沟万人坑遗址位于今老虎台矿南约1300米处。开矿之初,青草沟荒无人烟,因而成为日本统治者埋葬死难矿工尸骨的地点。青草沟沟口与沟底落差较大且陡峭,矿工大量死亡期间,运尸者在沟上把工人尸体一具具扔下沟了事。老虎台矿原矿长王金生回忆说,当时劳工“大房子”里死了人,都往那里扔,每天十一二个,用马车拉。因为不予埋葬,招来大批野狗啃食尸体,时间长了,尸骨身首异处,因而青草沟里的脑壳就像西瓜地里的西瓜一样,到处都是。“万人塔”旧址位于老虎台矿南900米处的一个高岗上,原是日本统治煤矿时期修建的“慰灵塔”。因塔下就是抛弃劳工尸体的万人坑,当地百姓就称该塔为“万人塔”。

刘山邱楼子万人坑是抚顺最大的万人坑。这个万人坑在胜利矿西南1300米、西露天矿办公楼东南3500米处的山沟之中。当地群众至今仍称此地为万人坑。此处原有两个大深沟,靠里面的坑长50多米、宽30多米。外面的坑较大,长100多米,宽80米左右,两个坑都有十几米深。里面的坑埋葬的多是被日本侵略者迫害致死的中国爱国志士即所谓“政治犯”,也是其杀害中国爱国志士的刑场。外面的坑则是埋葬和抛弃死难矿工尸体的场所。这两个大坑在伪满后期曾被尸体填得满满的。在刘山邱楼子万人坑遗址向西过一个山冈盘山小学以东的山谷中也是一处万人坑遗址。

新屯附近还有一处特殊的万人坑,既抚顺“矫正辅导院”附近的万人坑遗址。当时“矫正辅导院”有许多趟青砖平房,向南百余米山冈后面,就是当年弃尸的地方,被迫害致死的“辅导工”的尸体都被扔到那里。

在日伪统治时期,由于煤矿生产条件差,煤炭的生产需要大批劳动力。因此,日本对抚顺煤炭资源的掠夺,首先是通过对中国劳动力资源的掠夺才得以实现。根据调查,抚顺炭矿的劳工大致可分为被炭矿派出机构招募、关东军从关内强派“特殊工人”、伪满洲国政权在东北各地征派劳工和“勤劳奉公队”、“矫正辅导院”在东北各地强行抓捕的“辅导工”等几种情况。

20世纪20年代前后,河北、山东等省由于天灾人祸,每年都有数十万人到东北谋生。抚顺炭矿看中了这个劳动力资源。到了1920年,炭矿在各地招募工人的机构已形成网络,在招工者花言巧语的欺骗下,成千上万的贫苦农民应招到千金寨,误入黑暗地狱。

为弥补工人的不足,193811月,日本关东军就把在东北地区被俘的部分抗日武装人员作为“特殊工人”送到抚顺煤矿强制劳动。以后,陆续有大批“特殊工人”被送到抚顺煤矿。到1945年,累计送到抚顺的“特殊工人”达4万余人。“特殊工人”大部分被分派到劳动强度大、条件艰苦、环境恶劣的井下劳动。他们居住的地点设警务室,周围布满铁丝网,上工、下工都有武装人员押送,外出要向劳务班请假。从19427月起,抚顺炭矿又设置了警务队、预备队、工人辅导班等机构,加强对“特殊工人”的监视和管理。

此外,日本侵略者还在伪满洲国范围内强征劳工。从1941年起,伪满洲国公布了一系列在中国东北地区强征劳动力的法令,在东北各地大量强征劳工。1942527日,伪满国务院又通过了《国民勤劳奉公制创立纲要》,规定凡是年龄在21岁至23岁之间的男子未服兵役者,都须到国民“勤劳奉公队”从事劳役,在3年中服役时间为12个月,战时还要延长。仅1944年抚顺县和清原县向抚顺煤矿提供“勤劳奉公队”就达2500人。

监狱和“矫正辅导院”的服刑者也是矿山劳动力的组成部分。在日伪统治下的伪满洲国,动辄以各种罪名对百姓滥捕乱判,或关进监狱,或关进“矫正辅导院”,抚顺的“矫正辅导院”就设在矿区的新屯等处,这些人成为最廉价的劳动力来源。

 

本溪煤矿、铁矿万人坑

 

本溪位于辽宁东部山区,煤、铁矿产资源丰富,开发历史悠久。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后至1945年,日本侵略者控制本溪湖煤铁公司长达40年之久,共掠夺优质煤炭近2000万吨、海锦铁7000吨、特殊钢17000多吨。与此同时,由于日本侵略者残酷的法西斯统治、奴隶般的劳役和残酷的血腥屠杀,在本溪形成了6处较大的掩埋死难矿工的万人坑,即本溪湖煤矿仕人沟万人坑、月牙岭矸石山万人坑、柳塘南天门万人坑、太平沟万人坑、本钢一铁厂万人坑、南芬庙儿沟铁矿万人坑。

本溪湖煤矿仕人沟万人坑又称“本溪湖肉丘坟”,是19424月本溪湖煤矿瓦斯大爆炸中死难矿工的集体墓葬。1942426日下午210分,本溪湖煤矿区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滚滚黑烟从茨沟、仕人沟和柳塘等5个通地面的斜井口喷出。一个多小时后,公司采炭所所长藤井渡等到达现场,竟不顾井下中国矿工的死活,命令地面送风机停止送风,封住井口。这使大批尚有生存希望的矿工被闷死在井下。第二天,井下的火灭了,日本侵略者命令矿工清理井下,将井下矿工的尸体用车往外拉,一些矿工的尸体被炸碎了、烧焦了,更多的矿工则因为停风缺氧窒息而死。运上来的矿工尸体堆在井口,在仕人沟四坑口的山坡上挖了一个长宽各80米、占地面积6400平方米的大坑,大坑四周用石头砌了个大圈,把完整的尸体装进薄皮棺材,垛在坑的四周,共垛了5层,将那些被爆炸烧焦的碎尸填到中间,填满后,用土埋了起来。这是世界煤炭工业史上一次极为惨重的灾难,数千名中国矿工在这次大爆炸中遇难。日本侵略者为掩盖罪行,逃脱世界舆论的谴责,在墓前立了一块墓碑,碑上仅记下死难矿工1327人。

南天门万人坑位于本溪湖柳塘南山沟。这是一条长500米、宽200米的在山沟内形成的天然大坑。1931年后,日本侵略者在柳塘开矿挖煤,将病死、累死、饿死、事故致死和被打死的矿工扔到南天门。死难的矿工多是从外地抓来的劳工或战俘,异地他乡,死了没人管,随便扔到山上。据老工人回忆:1943年传染病流行时,每天有30多个板车往山上运死尸,一车装3个,扔进万人坑。那次传染病后,上百人的大房子一下子剩下十几人。不久,新抓来的劳工又把大房子里住满了。到1945年,南天门沟里白骨成堆,形成占地面积10万平方米的万人坑。

本溪湖太平沟万人坑原本是埋葬本地死难矿工的地方,占地8000多平方米。1942年瓦斯大爆炸后先清理出的死难矿工大部分埋在了仕人沟肉丘坟,后清理出的一部分死难矿工埋在太平沟,形成了万人坑。

矸石山万人坑位于本溪湖月牙岭山上,是一个直径500米的半圆形山坡,占地面积9.8万多平方米。该万人坑是用于倾倒煤矸石的山坡。矿工们在井下因事故等原因死亡,日本监工和把头就让工人把矿工尸体与煤矸石一起装进矿车,推到矸石场,连人带煤矸石一起翻下坡去,日积月累,矸石山上白骨累累,并不断被掩埋掉。

本钢一铁厂万人坑位于今本钢二铁厂铸铁车间西南角翻渣线一带,占地面积1万多平方米。为了进一步扩大侵华战争,日本侵略者急需在东北发展军需工业,于1938年开始建设宫原工厂。建厂的劳动力大部分是从各地抓来的劳工,也有的是用欺骗手段从山东、河北一带招来的劳工,全部住在铁厂“苦力村”里。“苦力村”是用席子搭成的棚子,四周用电网围着,里面设有日本警备系统和狼狗圈。“苦力村”内工人的生活极其艰苦,席棚子里是稻草铺的地铺,冬天被冻得夜不成寐,夏天苍蝇、蚊子泛滥成灾,地面潮湿,几乎每个人都长了疥疮。工人喝的是臭水沟的污水,吃的是发了霉的包米面、橡子面。由于卫生条件差,工人的身体又遭到摧残,许多人被流行的传染病夺去了生命。死亡的工人被埋在原本钢一铁厂附近,形成了万人坑。

本溪南芬庙儿沟铁矿万人坑,位于本钢南芬露天铁矿东北侧庙儿沟环形山坳里。从1936年初开始,日本侵略者在庙儿沟铁矿建起本溪南芬第二分监狱,也称为“明生队”。日本侵略者和汉奸到处抓人,以“浮浪”、“经济犯”、“思想犯”、“国事犯”、“嫌疑犯”等罪名,先后从关内各省及东北各地抓来许多人关进“明生队”充当劳工。狱中生活条件恶劣,冬天四壁结冰,寒气刺骨,夏天又热又闷,加上屋小人多,拥挤不堪,跳蚤、臭虫、蚊蝇成堆成群,人的身上普遍长了疥疮。“犯人”吃的是高粱米稀粥,橡子面和豆饼面做的窝窝头,长期吃不到蔬菜和盐。“犯人”每天劳动时间长达14小时以上,不管多累、多么危险都得干,稍有懈怠,鞭子、棍棒立刻打在身上,造成大批劳工与“犯人”死亡,被扔进庙儿沟万人坑。伪满后期因劳工死亡太多,又在庙儿沟万人坑山下建起两座炼人炉,大批死亡劳工被抬送到炼人炉炼化。19622月,本钢南芬露天铁矿团委组织团员青年对万人坑遗址进行挖掘,仅在一处直径约4米的圆形坑内就发现14具尸骨。

本溪6处较大的万人坑共计占地面积约37.24万平方米。其死亡人数,根据已有的各种资料分析综合,1905年至1931年本溪煤铁公司死亡矿工约2837人,1931年至1945年本溪湖煤矿死难矿工约10万余人,本溪南芬庙儿沟铁矿死亡矿工约17800多人,一铁厂在建设厂区初期死亡劳工约14000余人,合计死难劳工约为13.5万余人。

 

大石桥镁矿万人坑

 

大石桥地区菱镁矿的矿体厚、品位高,其储量占世界总储藏量的1 / 4,适宜大规模露天开采,是不可多得的富矿。日本侵略者于1917年开始了对镁矿资源的掠夺。大石桥镁矿万人坑,就是伴随着日本对我国镁矿资源的掠夺而形成的。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对东北的掠夺逐步升级。1935年“南满矿业株式会社”成立后,发展为日本侵略者掠夺中国矿产的大型矿业公司。1937年公司本部由大连迁到了大石桥。南满矿业的工人约1.5万人左右,最多时曾达到2万余人。其中,有家住附近的普通工人,也有大量从外地用欺骗的方式招募和征派的劳工以及关押在监狱的犯人、“矫正辅导院”的辅导工人。

日本侵略者为了获取最大的利润,建立了严密的统治机构和统治制度。在南满矿业实行了把头制度、直辖制度、包工制度和监工制度。据不完全统计,1931年到1945年南满矿业会社共生产矿石440余万吨,与此同时,日本侵略者给大石桥镁矿留下了什么?正如日本学者本多胜一所说:“只有三个万人坑,三个多达几万中国人骨骸堆成的山。”([日]本多胜一:《中国の旅》,第164页)由于日本侵略者对工人进行敲骨吸髓的压榨,造成了大批矿工死亡。

大石桥镁矿万人坑位于大石桥市百寨镇境内,由虎石沟、马蹄沟、高庄屯3个万人坑组成。虎石沟万人坑位于小圣水寺村西北,原属南满矿业开发株式会社大石桥工厂的采矿区内,占地面积约5000平方米。20世纪60年代初进行了挖掘,修建了虎石沟万人坑纪念馆。马蹄沟万人坑和高庄屯万人坑一直没有挖掘。

在虎石沟万人坑纪念馆,供人们参观的地方只是万人坑的一个边沿部分,仅在半山坡挖掘的深3米、面积140平方米的地方,就露出堆积达7层、多达174具的白骨。由骸骨层层堆积的断层,令人触目惊心。有的呈现弓着身子,双手捂着头;有的呈现着左手护头、右手撑地的状态,表明是被活埋的。

万人坑死难劳工的主要来源是设在镁矿附近的营口第二监狱和矫正辅导院。第二监狱的死亡人数因日本人投降时销毁了大量档案材料,没有准确资料可查。但通过被监禁的“犯人”幸存者和当时的监管人员了解到许多口碑资料。19453月调到圣水寺监狱做狱医的吴英杰证实:“当时死的犯人差不多每天都有,最多的一天死15个,平均每月都死3040个。犯人住的是整年不烧火的炕,上面放些树条子。犯人患的病是肠炎、肺结核、胖肿等,医务所没有好药,看这个监狱的历史材料,每个月都是死了30多个。”据当时看守和犯人的回忆,第二监狱从1939年至1945年死亡的人数,大约在4000人左右。

普通劳工、第二监狱犯人、矫正辅导院辅导工等各类劳工死亡的总人数,至少在17000人以上。这些人大都被扔在了虎石沟、马蹄沟、高庄屯3个万人坑里。

 

弓长岭铁矿万人坑

 

弓长岭铁矿地处辽宁省辽阳市东部山区,铁矿蕴藏量约17亿吨。日本侵略者自19335月到19458月,从弓长岭掠夺铁矿石1000多万吨,同时将成千上万的中国矿工奴役迫害致死,抛尸于万人坑。

日本武装侵占中国东北后,开始掠夺弓长岭矿产资源。到20世纪40年代初,在弓长岭铁矿采矿的劳工已有普通劳工、特种劳工、“勤劳奉公队”、辅导工等4种,总数达2万余人。

普通劳工,是日本侵略者以欺骗手段从山东、河北和东北各地招来的农民。据统计,这种普通劳工在1934年为1183名,1936年增加到3450名,1938年增加到10004名,1943年已达到15939名。特种劳工,是日军抓捕的中国抗日军民,包括国民党军队和地方抗日武装人员,又称为“特殊工人”。弓长岭铁矿的“特殊工人”先后分8批押送到矿,总数近3000人。“勤劳奉公队”,又称“国兵漏”,集中送到弓长岭矿服劳役的“勤劳奉公”人数达2000人。辅导工是被日本侵略者以所谓政治犯、思想犯、经济犯、嫌疑犯、浮浪者等莫须有罪名监禁负刑的“犯人”和抓到弓长岭“矫正辅导院”的无辜群众。“矫正辅导院”刚设立时,有辅导工800人,后来规模扩大,并且随着人员的死亡,减少一批补充一批,总额经常保持在10002000人。19458月日本投降后“矫正辅导院”解体,约有1500名辅导工得救。

日本侵略者对劳工的迫害并造成大批死亡,以“矫正辅导院”最为惨重。弓长岭“矫正辅导院”规模大,关押的人多,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辅导工住的大筒房子,窗户都用铁筋和木板钉死,住的炕无论冬夏都不烧火,炕上睡不下,就在地上乱草堆里睡。夏天地面潮湿,杂草发霉气味难闻,人人都患疥疮。大房子外面有电网围着,辅导工由带枪的辅导警轮流看押,寸步不离。日本侵略者为了利用这些廉价劳动力,把“矫正辅导院”作为无期牢房,人们一旦被关进“矫正辅导院”,就要终身在矿里从事苦役,没有一线生还的希望。一些不甘心受苦受难、白白死去的辅导工,不得不冒死反抗,寻机逃离虎口。在弓长岭“矫正辅导院”,发生过多起辅导工逃跑甚至暴动逃跑的事件。然而,在日伪军警的严密监视下,能成功逃跑的“犯人”是极少数的,而一旦逃跑未成被捉回,无一不遭到杀害。

19447月被抓到“矫正辅导院”的辅导工尚兆禄回忆:光复时大家说抓进去的有3800余人,最后剩1500多人,进去的死了一多半;同尚兆禄一起被送到“矫正辅导院”30多人,到光复时只剩下6个人,其余全都死在辅导院里。另据从沈阳被抓到弓长岭“矫正辅导院”的刘再坤回忆:19446月同他一起从沈阳被送到弓长岭的共300多人,只一年多时间,只剩下50多人。伪满统治后期,每天病死和被迫害致死的辅导工不下几十人,用马车运往三道沟,多时一车就拉30多个。根据知情者提供的数据,弓长岭“矫正辅导院”死亡的辅导工至少在2000余人。加上“特殊工人”和其他劳工的死亡数字,弓长岭铁矿死亡劳工总数在12000人以上。

这些死者大部分被扔进了弓长岭三道沟等处万人坑中。由于死人太多,掩埋困难,矿山日本统治者在三道沟万人坑附近修建了一座炼人炉,焚毁死难劳工的尸体。

 

阜新煤矿万人坑

 

阜新位于辽宁省西部,民国时期属热河省。1933年热河沦陷后,日本侵略者开始了对阜新煤炭资源的大规模掠夺,自1936年至19458月,从阜新共掠夺煤炭2527.5万吨,造成7万多名劳工死亡,在阜新留下了新邱兴隆沟、城南、五龙南沟、孙家湾等4处大规模的万人坑。

日本统治者与封建把头对矿工进行敲骨吸髓的剥削,矿工超负荷的劳动,生活条件恶劣,是造成无数矿工累死、饿死、病死的重要原因。

日本侵略者对中国劳工的政治压迫以对“特殊工人”最为典型。据不完全统计,1941年初到19435月,相继有十多批“特殊工人”被押送到阜新煤矿。到日本投降时共押送到阜新煤矿9300多人。“特殊工人”原来大部分是参加过抗日斗争的被俘军人,因此反抗精神最强。1942年秋,被押送到新邱下菜园子的“特殊工人”举行暴动,杀死部分日军看守逃跑。但在日伪军警的镇压下,除少数几个人逃出去外,多名“特殊工人”被打死,200余人被捕,遭到更残酷的迫害。根据有关资料,在阜新的特殊工人除部分逃跑之外,死亡总数在4000人以上,死亡率将近50%

事实充分说明,日伪统治下的阜新煤矿就是一座人间地狱,万人坑就是日本侵略者掠夺阜新煤矿资源制造这一地狱的产物和铁证。

 

北票煤矿万人坑

 

北票位于辽宁省朝阳市境内,民国时期属热河省。19332月,日本侵占热河,随即霸占了北票煤矿。在长达12年多的时间里,日本侵略者从北票掠夺优质煤炭840多万吨,同时造成3万多矿工死亡,在北票留下了5处万人坑。

日本侵略者攫取北票煤矿后即开始进行掠夺式开采,并在北票煤矿建立了庞杂的组织机构,使法西斯高压统治逐步强化。其中的防卫部人员由三四十人增强到三四百人。其任务是:调查劳工中共产党、八路军的活动;在各出口、材料场、工村站岗放哨;押送“特殊工人”入坑升坑等。1943年,又由锦州派遣宪兵队,有宪兵、密探、翻译30多人,建立了情报网。宪兵队设有刑讯室,备有捆绳、锁链、手铐、脚镣、刺刀、皮鞭、电椅子、老虎凳等刑具。防卫部和宪兵队有抓捕、刑讯以至处死劳工的特权,是镇压、迫害、摧残劳工最严厉,迫害劳工最严重的两个机构。

北票炭矿利用伪政权强行征集摊派农民到炭矿当劳工,发明了“地盘育成”的方式。伪省政府“方案”规定:凡煤矿附近年龄在18岁至55岁的男性劳力,没有特殊病症的,都有到炭矿当劳工服役的义务,每年4个月,期限为3年,期满发给证书。该“方案”于1939年在北票炭矿试行,1941年在伪满洲国各矿山推广。

劳工来到北票后受尽盘剥与奴役。劳工居住的大房子,被称为“协和寮”、“报国寮”等等,周围有高墙、电网,墙上拉刺线,门口设岗哨,实际上就是监禁劳工的监狱。住在这里的劳工,每天由矿卫队员持枪押送到坑下,下班升坑后再押回来。晚上睡觉要互相监督,还要把腰带解下,送到防止班,为的是防止劳工逃跑。劳工入井要拿三联单工票,交劳务系一张,交井下公事房一张,剩下的一张要等干完活打个戳,才能出大门。劳工没有任何言论、行动的自由,甚至互相打个招呼、道声问候,都会被扣上“政治犯”、“思想犯”、“私谈国事犯”、“预谋逃跑犯”等罪名,轻则遭顿毒打,重则被抓去刑讯、坐牢甚至处死。

这种令人窒息的政治环境,残酷的迫害,加上井下繁重的劳动,日常恶劣的伙食,使成千上万的劳工因劳累、饥饿、疾病交加而死亡。还有的劳工被北票日本医院院长板本做细菌试验致死。也有的劳工经受不了折磨,自杀而死。

日本侵略者霸占北票煤矿12年多,在总面积不足63平方公里区域内,就形成了冠山、北大墙外、三宝、城子地、台吉等5处万人坑,死亡劳工总数达3.12万人。其中台吉南山万人坑至今保存比较完好。台吉南山万人坑形成于1938年,原是一片山坡地。当时,台吉矿“报国寮”设有专门收尸的人。劳工死了先放到“死人库”,然后由专门负责拉死尸的大车拉到万人坑。据负责运死尸的车夫邓树芳证实:往南山万人坑拉死尸,有时一天就拉两趟,数量多得无法计算。每年秋天,台吉采炭所都雇人事先挖二三百个坑,准备冬天埋死人,还挖了几个大坑,成垛地埋,埋好几层,结果不到春天就埋满了。19675月,北票矿务局对台吉南山万人坑进行一次全面挖掘整理。挖掘整理工作力求保持原貌,对尸骨未做任何移动。在25.48亩山坡上,就挖掘出劳工遗骨6500多具,只要挖开地表,就可见粼粼白骨。其中有的劳工尸骨大张着嘴,有的曲着腿、弓着腰,像是在挣扎;有的臀部翘起,双手前扒,像是想冲出尸群出去,还有的尸骨头上有窟窿,说明是被榔头之类铁器击伤而致死的。这些遗骨虽然在地下埋了20多年,挖掘时有的尸骨上血痕还清晰可见。

 

水丰水电站工程万人坑

 

水丰水电站位于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长甸镇拉古哨村与朝鲜水丰洞之间的鸭绿江上,是日本侵华时期于1937年至1941年修建的。在修建水电站的过程中,由于日本侵略者的残酷奴役与压榨,造成约2万中国劳工死亡,形成了水丰水电站工程万人坑。

水丰水电站于1937年秋季动工,历时4年多,建成的主体工程混凝土直线重力式拦江堰堤高106米,长898米,体积300万立方米,使用水泥70万吨,于1941年建成发电。

日本侵略者在修建电站主体工程拦江大坝的过程中,使用了数万劳工。在机械化程度极低的条件下,以人工为主,日夜施工,常年保持二三万名劳工,从事极其繁重危险的劳动。

由于日本侵略者不顾劳工安全,缺乏最基本的安全保障措施,加之生活、卫生环境恶劣,造成了大批中国劳工死亡。尤其是从外地被骗招到水丰电站工地的劳工,只要来到工地,就只能在指定的地点劳动,不准随便离开。发现有逃跑的劳工,抓回来要受到严厉惩罚。在日本侵略者的严格监视下,逃出去的劳工是很少的,多数人被迫在危险的境地中劳动,大批劳工死于非命。死亡的劳工被埋葬在拉古哨村碑碣子沟门西山坡。工程开工没多久,西山坡上很快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坟堆。由于埋的死人太多,当地百姓称之为万人坑。该万人坑占地面积约3万平方米,埋葬死亡劳工约1万余人。另有相当部分劳工死亡后被扔到鸭绿江中随江水冲走;还有部分本地劳工死亡后由家族安葬。据军事科学院20世纪80年代调查,在水丰电站工程中,“共有2万多中国劳工和近1万朝鲜劳工被夺去了生命。”(《日本侵略军在中国的暴行》,第276页,解放军出版社,1986年)而劳工死了埋的少,扔到江里的多,因为这样不用挖坑埋。所以埋在万人坑所在山坡上的死难劳工只是一部分,相当多的死难劳工被滚滚江水所吞噬。

水丰水电站万人坑的形成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事故频繁,造成大批劳工死亡。在挖掘大坝基础过程中,为了赶进度,劳工被安排在两侧山坡上分层施工。由于山坡陡峭,经常发生塌方事故。据劳工幸存者唐宝文回忆,一次他同父亲在施工时遇到塌方,被压死30余人;劳工林庆发在朝鲜一侧施工时,一次塌方事故压死28人,致使一个小包工队被迫解散。有时上面的土方崩塌下来,将在下面施工的劳工一下子推到江里,连人带沙土全部淹没在滚滚的江水中。二是生活条件与卫生环境恶劣,造成大批劳工生病与死亡。传染病严重时,每个工棚每天都能死四五个人。三是日伪的迫害造成大批劳工死亡。在水丰电站工程施工过程中,日伪设置了警察所、警备队等武装设施,建立劳务监督部门,劳工凡违反所谓规定的,都要受到日本施工方的各种惩罚,轻则体罚,重则毒打,许多劳工死在日伪的皮鞭棍棒之下。1971年当地农民搞农田基本建设时,在万人坑所在的山上取土垫地,结果挖出了数百具死难劳工的尸骨。其中,有的尸骨上带着手铐,有6具尸骨是用铁丝串在一起的;有5具尸骨牙齿全部被打掉;有3具尸骨的手被铁丝捆着;有1具尸骨从脖子到脚周身缠满了铁丝;有1具尸骨的肋骨间插着1把匕首。

 

龙王庙军事工程万人坑

 

金州龙王庙位于大连市金州区境内。1942年春,日本侵略者在龙王庙村征用土地,修建了一处当时称为日本军队医院的军事工程,先后征用劳工(包括“勤劳奉仕”)数万人次,死亡劳工8000余人,形成了金州龙王庙万人坑。

龙王庙军事工程的主体位于大连金州龙王庙张家屯北的墓山下至黄家莹,现为大连陆军学院所用。这是一处长约500米、带地下室的多层整体建筑,除主体建筑外,还有附属设施,整个工程分布的范围相当大。在这里施工的劳工大部分是外地人,以山东省居多。他们都是被谎言欺骗而来的。

金州龙王庙万人坑的形成是日本侵略者的残酷奴役与压榨的结果。一是恶劣的生活环境和非人的待遇造成大批劳工死亡。在龙王庙工地施工的劳工,生活条件极为恶劣。劳工的主食是劣等的高粱米、发霉的玉米面和豆饼面、橡子面,而且连半饱都吃不上。吃的菜就是烂菜帮子、咸萝卜干、发臭的咸鱼。劳工饥饿难熬,只好以野菜、树叶充饥。衣服穿坏后就只好用水泥袋子围在身上。

劳工们居住的是临时搭建的“马架子”窝棚,一百多人挤在一个窝棚里。劳工们大多数没有行李,晚上就直接躺在地面的稻草或席子上。冬天潮湿的泥土冻成冰块,用草席围成的墙四面漏风,晚上冷得无法入睡,几个人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在这样的条件下,每年冬天都有许多劳工被冻死。夏天,窝棚里又潮湿难耐,苍蝇、蚊子、臭虫、跳蚤满地都是,经常流行传染病。

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住的条件恶劣,劳工大多数都患了浮肿病。劳工得病后,轻者不让休息,动作稍慢就要挨打。重病者被送进病号房等死。“病号房”里经常躺着几十人、上百人,开始时还有所谓的大夫来给点药,后来根本没有人管,没水、没饭、没药。一些不能动的病人,甚至眼睛里、耳朵里生了蛆,令人惨不忍睹。“病号房”一天能抬出去几个死人,多的时候可达到三四十人。有的人还有气,还能说话,也被工头硬拖出去活埋掉。

二是繁重的劳役和频繁的工伤事故造成大批劳工死亡。劳工们从事的工种很多,其中苦力是最累、待遇最不好的,受伤死亡的人也最多。他们一天的劳动时间达十几个小时,抬土的要不停地小跑,挖土要不停地舞锹,稍稍停下直直腰,工头马上就用镐把打。据老劳工回忆,有些劳工在工头镐把的驱赶下,抬着大筐,走着走着就“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再也没起来。工地上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劳工们更谈不上什么安全保障,往往一死就是二三十人。

三是日伪的残酷迫害与摧残造成大批劳工死亡。日本侵略者和把头只追求工程进度,不顾劳工死活,残酷迫害失去劳动能力或敢于逃跑的劳工。为了防止劳工逃跑,劳工的住所和工地周围都设有铁丝网,各个出口都有人把守,流动的警卫、工头到处转。如果谁敢铤而走险,一旦被捉回来,等待的将是更残酷的毒打甚至死亡。

四是日本侵略者利用封建把头制对劳工残酷剥削造成劳工死亡。日本侵略者依靠把头招募、管理劳工。把头们为了获得最大的利润,绞尽脑汁把劳工的血汗榨干,使劳工受到了双重的最残酷的剥削。工头赵东岩证实:19425月从山东招到金州200来人。由于各种原因,劳工大批死亡,这批人到1943年春天剩下30多,到六七月时只剩下十二三个人。劳工张秉惠住的窝棚有70多人,半年后就剩下20多人了。劳工张书义所住的工棚里的50多个劳工,最后死得只剩他和另外3个人了。该工程从19425月开工,随着人员的不断减少,又不断补充,始终保持约近万名劳工在这里服役。减少的劳工大部分是被折磨致死,扔进了万人坑。

龙王庙万人坑的主体位于金州城北的周家沟一带,占地面积约3万平方米。20世纪60年代,当地政府为了对广大群众开展民族教育,对龙王庙万人坑遗迹进行发掘,曾在10平方米的范围内发掘出20具遗骨,死者大多数为青壮年。这些遗骨中,有的头骨下陷,尚能看出下陷部分的淤血痕迹;有的口里仍塞着东西,有的脖子上和身上缠着胶皮带,有的张口举臂作呼喊挣扎状。

 

乱石山军事工程万人坑

 

乱石山位于铁岭市南约15公里处。日本侵略者为长期占领东北,从1939年至1945年,在铁岭乱石山地区的丘陵地带修建了一处秘密的军事工程。乱石山万人坑就是日军在该工程中奴役与迫害中国劳工形成的。

乱石山工程十分浩大。日军在修建乱石山工程中,征集了大量劳工、“勤劳奉仕”人员和从关内各地骗来的劳工。到1945年初,各类劳工达10余万人,在施工现场几十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较平坦的地方全都布满了劳工棚。

由于工程浩大、工期紧,劳工在极为简陋的条件下超强度的劳动,因劳累、事故、疾病、日军汉奸杀害等多种因素,劳工大批死亡,在这几大片施工现场中,散落着20余处埋尸、抛尸、焚尸的场所。现已查明的有殷家屯村东的东大岭沟、岗家坝子沟、侯家坟沟;周安屯西南沟;黑牛圈子村的黄土沟、西南沟、西地、北沟;217号洞;石山子村北庙;范家屯北山、小团山;新屯村东的大揭盖子、小神庙;南山“死人沟”等。其中殷家屯东大岭沟、周安屯西南沟是烧化死亡劳工的场所。根据各种资料统计,劳工死亡人数至少在1.33万人以上。

在铁岭乱石山工程中,日本监工和汉奸对劳工的迫害无所不用其极。日本监工惩罚劳工的主要方式是毒打,还有上大挂、灌辣椒水、灌煤油等各种残酷刑罚。日军还在劳工中安插特务密探,了解劳工的动态,并在工地设了狼狗圈,常常把他们认为有反抗倾向的劳工或敢于反抗他们的“反满抗日分子”扔进狼狗圈。到战争结束前的几个月,日本监工和汉奸对劳工摧残、迫害更加严酷。他们克扣劳工的口粮中饱私囊,把病重还活着的劳工拖出去扔到抛尸场,对劳工中大量流行的传染病不但不采取措施,反而将大批病危的劳工直接抬到抛尸场火化,使大批劳工被迫害致死。

19458月,日本侵略者战败投降,乱石山军事工程就此中断,漫山遍野的劳工也纷纷各自返回家乡。而被掩埋、焚化的死难劳工,却同他们曾修筑过的工程一起永远留在了乱石山,成为日本侵略者残害中国劳工的证据。

(本文摘自《历史永远不能忘记——辽宁人民抗日斗争图文纪实》,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编,辽宁人民出版社20058月出版,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发布时间:2010-8-18